名家介绍
艺术指南
新闻动态
书画知识
【重庆书画】 第122期 “杨对联”与他的书法艺术
来源: | 作者:重庆书画艺术网罗安会 | 发布时间: 2017-09-25 | 167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在重庆,只要谈到对联,自然会谈到杨昌永。谈到杨昌永,就会谈到他的书法艺术。为何?因他是一位很有个性,很有修为的艺术家。

 

书法家杨昌永在作者画廊向年轻书法爱好者讲授书法

 

12年前的一个深秋,中国楹联学会对联书法评审委副主任杨昌永,随中国楹联学会评审委一道,在中国军事博物馆评审完全国本年度的楹联后,会长马萧萧、常务副会长常治国、秘书长杨启华等位楹联艺术专家,分别在博物馆提笔书写了几幅楹联后离开博物馆。正当杨昌永先生走在天安门广场准备返回宾馆时,一位身材魁武、个子高大、英姿勃勃的解放军战士跑上前,一个正步,军礼一敬,喊道:“报告涪先生,我们首长请你回博物馆一趟。”杨先生莫名其妙地回答:“我不姓胡。”“刚才你不是对我首长对联的评语上写的涪人吗?”哦!杨昌永恍然大悟道:“对,对,对!”回到博物馆,首长迎上前,握住杨昌永的手,简单几句话后,叫杨先生乘上“红旗牌”轿车,向香山别墅驶去……

 

杨昌永在中南海“菊香书屋”创作的诗

 

第二天,杨先生随首长进入了中南海。原来这位首长是军事科学院院长蒋顺学中将。他俩结缘是头一天,杨昌永在评审对联时,感觉蒋顺学写的对联很有内涵和水平。因而对楹联获奖所写评语而同蒋院长结缘。这位院长便带杨昌永先生到毛泽东曾居住过的“菊香书屋”写一些作品。杨昌永在书屋,提笔录写下了毛泽东《沁园春.雪》和《沁园春.长沙》的作品。他在“菊香书屋”还听到工作人员讲解“字纸簍”的故事。当年毛泽东将一些自己不滿意的书稿揉皱,丢弃在字纸簍休息去了。然后工作人员将楺皱的稿子摊开,摆在书桌上让毛主席选看。杨先生听罢,现场作诗一首:“物不驚人自吉祥,紧依书案乐徜徉。闻怀忽有驚人举,先享人间第一香。敬题毛主席菊香书屋字纸簍,涪人杨昌永”。走出“菊香书屋”,杨先生在警卫陪同下,参观了紫光阁、怀仁堂、丰泽园等。然后蒋院长陪同下,他俩在中南海餐厅吃了午饭后返回香山。至今,他谈起这段往事时,都会露出幸福的笑容……

 

杨昌永作品

 

我和杨昌永先生相识,也缘于他的书法。

17年前,我在重庆江津城内开办了一家《茗都茶楼·酒楼》和《茗都书画苑》。然后又在四面山开办了一家《津华山庄》宾馆。这几家经营场所内的书画,均为重庆著名书法家魏宇平、漆刚、林健、法平等先生的作品。这年冬天,杨昌永带着重庆市楹联学会一批书画家到四面山釆风,慕名下榻我经营的宾馆。他一到这风景秀丽,文化氛围较浓厚的宾馆里主动找到了我。他自报家门,主动提出再为宾馆增添点文化内容,我当然高兴。第二天,他提笔为“津华山庄”写了一首诗和一副联。诗曰“冷落山色夜色佳,碧银世界玉簪霞。半霄犬吠深深院,步上津华赏奇葩。”说实话,那时我不懂诗,也不懂书法,完全是为生意附庸风雅。但我懂得人情世故,得人一情,还人一礼。我送红包、礼品给他,他却不收。笑对我说,“文人吗,不就一张纸么!”于是,我免费为他们一行人提供食宿服务。他也感觉我为人耿直、厚道。从四面山到江津我的酒楼、茶楼,他们又为我经营场所增添了一些字画。杨先生在酒楼大门两侧书写了“论餚添饌谱 煮酒醉名都”的对联。从此,我俩成为莫逆之交。

 

杨昌永为作者题字

 

杨昌永书写作者创作的诗

 

杨昌永,笔名涪人。他出生在重庆涪陵城,祖辈、父辈都是文化人。杨昌永受家风的影响,喜欢读书写字。从小特别喜欢诗、词、赋,同时也偏爱上了对联。上世纪60年代初,他阴差阳错地考上了重庆师院物理系。毕业后在重庆一中当了物理老师。因种种原因,后来他改行去放电影,因字写得好,又会编顺口溜,无论在机关、学校、工厂放电影,都有新的顺口溜在银幕上宣传,获好评。“文革中”他调到九龙坡文化馆搞群众文化。由于他年轻气盛,又有才学,成了九龙坡有“影响”的人物。文革后期,他住进了学习班,在学习班近一年时间里,他用墨笔抄写马克思《资本论》《毛泽东选集》和毛泽东诗词。学习班结束后,他悟出人,一定要成为生活的强者。从此,成了烟、酒、茶、牌四不粘的人。

 

杨昌永为作者撰的联

 

文革结束,他又回到九龙坡文化馆主管群众文化工作。按杨先生的话说,“我五音不全,不会唱歌跳舞,但会抓组织工作,会去争取政策为大家”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九龙坡区的群众文化抓得有声有色。为此,杨昌永担任了九龙坡区文化馆馆长和文物管理所所长。

他当馆长后,不光抓群众性的歌舞演出,还抓诗歌和对联的群众普及。由于杨先生工作出色,不少社会职务也接踵而至。他先后担任九龙坡区政协委员、区文联副主席;重庆市楹联学会会长、市文化博物系统艺术高评委等职。市楹联学会在他带领下,发挥各区县楹联学会的优势,先后帮助九龙坡、江津,江津中山镇获“中国楹联之乡”称号。楹联学会,除抓组织发展外,还抓会员素质提高,抓楹联,诗词的普及。他1997年担任楹联学会会长,至今20年来,一直在重庆市文化宫,每月用一天时间给会员无偿上课,讲对联和诗词与书法,从没间断。(就是他病了一年多,这楹联辅导班仍在开课)他病情一好转,又去讲课了。这就是他的执着与个性。

 

杨昌永游四面山自作诗

 

杨昌永游四面山自作诗

 

杨昌永先生退休后,一心一意地扑到楹联和诗词赋的撰写与书法之中。从此,他养成了笔记本不离手,走到哪里写到哪里的习惯。久而久之,这位博学多才的先生,进入了品味人生,感悟生活的沉淀阶段。写诗词、作楹联的思路象泉水一样涌动、活跃。一到晚上,他不分时间,将几十年所撰写的12000多副楹联,6000多首诗词、论文存于电脑中,分成《养生联》《感悟联》《火锅联》《忆景联》和诗词分成册、集,以书法的形式准备出版。他在专研楹联中,掌握了不少撰联的规律。他将这规律编写成《珠连合壁》的工具书传播。这就是“杨对联”的楹联情怀。作家朱墨评价:“杨昌永先生的对联功夫是每天坚持用对联写日记练成的,确非常人,是我们重庆楹联的标志性人物。

 


杨昌永为作者题字

 

杨先生对待自己的书法作品很低调。他常说:“我的作品只要有人喜欢,拿钱写,不拿钱也写,拿多拿少也认真写”。十多年来他确实如此。他的书法价值观和当今市场经济有些差异。因此,市场上,有一些人说他的书法“没入流派,是江湖字”他听后淡淡一笑。按杨先生所述:“书法好坏,看作品的行气,布局,气韵,章法,结构:还要看作品的力量感、节奏感和立体感”。我觉得杨先生言之有理。说实话,对书法的评价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同时也要根据自己文化修为而定。

有人问我,他怎么不是书协会员?我代他答复,他已经是中国楹联学会对联书法评审委副主任了,还入书协干嘛?我觉得,他要进入书协,应该问题不大,只不过他没去争取。我开玩笑说:“你不入书协,真是一个老古董”。他说,“这也是我的个性使然”。

 


杨昌永作品

 

杨先生70寿祺之时,在重庆巴国城举办了一次《杨昌永书法作品展》,300幅他自创楹联与诗词展,在重庆书画界引起了一阵小小轰动。这么多年来,他秉承传统文化的传播,他的书法作品在重庆38个区、县和部份4A、5A级旅游景区,都有他的作品问世。特别是涪陵和江津,作品特别多。“武陵山大裂谷”、“四面山风景区”、“大木林下花园”、“长寿湖公园”都请杨昌永题写。他的书法作品成了公共文化。

 


杨昌永为四面山
5A级风景区题字

 

杨昌永为大木林大花园题字

 

杨昌永为5A级景区武陵山大裂谷题字

 

杨昌永为大木花谷城作赋

 

当谈到有一企业,花了几十万元特制了高2.88米,缸口3.28米,缸底1.68米大缸,杨昌永为缸写了99首火锅联刻在上面,此缸成了天下第一缸。

 

杨昌永作品

 

还有两件杨先生不愿意谈及的事,那是发生在2005年和2008年前后。有两家企业,法律意识淡漠,窃用了杨先生“四面山”三个字做景区的大门招牌,路牌和广告牌。还有一家知名酒企业的酒盒包装,用了他的对联“垂双竿钓鱼鳅黄蟮尝鲜辣也麻也奇也 烫百味捞毛肚鸭肠果腹汗哉涕哉乐哉”。杨先生的律师朋友知道后找这两家谈,很快双方答成补偿协议。这两件事成了重庆知识维权的另一范例。现在“四面山”景区大门的几个字,是四面山管委会委托我找杨先生重新书写过的。

 

2017年仲秋杨昌永和作者摄于重庆江津滨江路

 

我是一位书画爱好者,由于长期同杨先生交往,至今我收藏了不少他为我撰写的诗文和对联,我将好好珍藏。同时也为“杨对联”与他的书法艺术,人品叫好,点赞!

二零一七年八月初六于江津

作者系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